宜兴律师网

有种对待善意的方式,叫“珍惜”但“不成全”

宜兴律师    交通事故律师    有种对待善意的方式,叫“珍惜”但“不成全”

春秋时候,鲁国有一条法律,鲁国人在国外沦为奴隶,如果有人能把他们赎出来,可以到国库报销赎金。

有一次,孔子的弟子子贡在国外赎了一个鲁国人,回国后拒绝收下国家赔偿金。孔子知道后说:“子贡做错了。从今以后,鲁国人将不会从别国赎回奴仆了。向国家领取补偿金,不会损伤到你的品行;但不领取补偿金,鲁国就没有人再去赎回自己遇难的同胞了。”
而孔子的另一位弟子子路,救起一名溺水者,那人感谢他送了一头牛,子路收下了。孔子高兴地说:“鲁国人从此一定会勇于救落水者了。
这就是有名的“子路受而劝德,子贡让而止善”。
子贡的错误在于把原本人人都能达到的道德标准,拔高到了大多数人难以企及的高度。如果鲁国君主为子贡之举树为典范——大肆通报、嘉奖、宣传乃至全国推广,会有什么后果呢?
广告
利他之心:善意的演化和力量
作者:戴维·斯隆·威尔逊(David Sloan Wilson)

京东

3月10日,云南昭通彝良县人民医院150名医护人员通过《昭通日报》宣布,放弃申领抗疫补助。
涉及申领补助人员均表示,抗疫系职责所在,希望把补助发给湖北等疫情严重地区的医护人员。
众所周知,为抗击此次疫情,众多医护人员夜以继日地奋战在抗疫一线,用负重前行托起了民众的岁月静好。他们当得起最美“逆行者”的名号,也配得上所有赞美和尊重。
而彝良县人民医院“集体”放弃申领补助,希望将其发给疫情严重地区医护人员的做法,则更标注了其人格高度。

但是,网络舆论场对此评论却是一边倒的反对。民众不怀疑医护人员的善举,民众质疑的是这种整齐划一的集体善举,是否背后有“道德绑架”或某种软性裹挟。
让我注意到的是,医护人员所说:抗疫是职责所在,所以不想领取补助。
此话让我不禁想到舆论场上曾有一种冷冰冰的声音对待民警、医护人员、消防员或军人的付出与牺牲,认为这是他们的职业,逆行乃是职责所在。

罗曼罗兰的一句名言常常成为“鸡汤佐料”:“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”。
但是,比“热爱生活的英雄主义”更让人肃然起敬的是,看到职业面临的种种危险和重压,仍选择赴汤蹈火的英雄主义。不能因为职责所在,就认为逆行乃是理所应当,就放弃应有的物质奖励。
前面所说的“子贡赎人”的错误在于,社会表面的道德标准提高了,人人都表态向子贡学习;但道德水准的实际状况却是滑坡了,因为头顶已经高悬了子贡这样的道德高标,谁若赎回同胞后再去领取国家的赎金就会被认为是不道德的。
无数的教训已经告诉我们:把道德的标准无限拔高,或者把个人的私德当作公德,两种做法只会得到一个结果,这就是让道德尴尬,让普通民众闻道德而色变进而远道德而去。

同样,150名医护人员婉拒补助的善举,会对其他地方的医护人员形成某种示范压力:一个地方不要,其他地方也跟着不要,补贴医护这个善政,也就失去了意义,这让欠着医护的我们和社会情何以堪?他们付出了辛苦和汗水,按规定,这些补贴本就属于他们,不能以任何方式使他们享受不到这种应得的东西,任何一点可能的压力都应该去除。
现在,压力已经转到了相关部门手里,相关部门最好的应对办法就是,充分肯定这些医护人员的善意,但该补助就补助,至于补助款到手后如何处置,是捐出还是留作自用,由他们自己决定。
医护人员的善意,我们珍惜与呵护,但珍惜不等于罔顾其权益的“成全”,呵护不等于任他们牺牲自身权益的顺从。对其善意更好的回应,或许是肯定他们的“为人”善举,但拒绝他们的“舍己”行为。

2020年4月25日 16:57
浏览量:0
收藏